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4007-889-229
首页 >留学>澳洲留学

中国00后掀留学澳洲热潮: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发布时间:2015-06-15

  自2014年澳洲实施签证改革,7年级以上的小留学生可以获得学生签证之后,澳洲公校接收的留学生增长17%,其中以新州和维州的留学生人数最多。而这些留学生大多来自亚洲国家,比如中国、韩国、越南和马来西亚。
 

  在新州的公校的留学生总数中,中国留学生数量逾6成。这些被称为00后小留学生远赴澳洲,一切的挑战才刚刚开始,他们会面对一些怎样的“幼”惑?而对于小留学生大军,澳洲本地又是如何看待?

 

 


数字:新州公校留学生逾六成来自中国


  澳媒日前报道,越来越多来自亚洲国家的青少年被送到新州公立学校完成学业,最新数据显示短短12个月内,完全自费的留学生增长了25%。录取数据显示,今年有3386名留学生在公立学校学习,但这一数字预计将随着北半球的学年结束而大幅上升。
 

  教育厅的一位发言人称,去年实施签证改革,7年级以上的小留学生(相当于中国大陆小学毕业)可以获得学生签证之后,人数增加最多的是中国留学生。中国留学生过去占了新州留学生总数的50%左右,但该比例现已增至60%以上。以前中国学生要完成9年级学业后(相当于中国大陆初中毕业)才能申请到澳洲念高中的学生签证。
 

  新州教育部门发言人表示,新州有大约150所公立学校招收海外学生,但未给出这些学校的名单和学生分布情况。
 

  据了解,目前新州留学生小学阶段每年学费为10,500澳元,7年级到10年级的学费每年约为12,500澳元,11年级和12年级学费每年14,000万澳元。寄宿在澳洲家庭每周需300澳元左右的生活费。有关部门预计这些留学生们每年至少为当地政府增收3300万澳元,但实际增收金额可能更高。
 

  由于公立学校学位需求强大,新州教育厅的统计数据显示,安置额外留学生所需的澳洲家庭数量在4年内增长了75%。
 

原因:中国留学呈现“低龄化”趋势
 

  新州公校留学生中国生源所占比例较大,而且人数持续增长。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4)》显示,当前,中国依然是世界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而且中国留学发展呈现出明显“低龄化”趋势。
 

  去年有关数据显示,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当中,22岁至28岁的超总人数三分之二,读研的中国学生仍是绝对主力。但随着澳洲向中国学生开放初中留学市场,2014年中国留学生赴澳留学低龄化成为趋势。
 

  中国一家教育集团发布的报告显示,就在澳洲的留学新政推出后,中国不少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已签署留学意向书,等待赴澳。
 

  如此多的中国学生正在翘首盼望赴大洋彼岸开启全新学习生涯,背后究竟有些什么原因?
 

  在不少家庭看来,澳洲在英语国家里教学质量不错而且其学历(如HSC)能够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认可,离中国的地理位置也并不遥远,是一个理想的留学目的地选择之一。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中国低龄留学生出国留学原因有多方面,其中父母的推动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这些父母有的向往国外灵活的教育模式,推崇国外注重学生个性的张扬和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解决问题能力的教育理念;有的希望孩子将来具备更加开阔的国际视野,或者希望避开国内的就业压力,还有的父母希望通过孩子读书进而移民澳洲,加之一些留学生们成功的案例激发留学热情等等。
 

  专家们分析,在这些家长和学生主观因素的背后,教育市场的国际化、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家庭收入的提高无疑是父母们得以将孩子送出去留学的想法能够成为现实的重要客观基础。这一切,都在推动着中国小留学生们踏上海外求学的征程。


各方反应:


部分本地家长:担忧学校资源紧张
 

  有一些澳大利亚本地家长对新州公校留学生人数的增加喜忧参半,赞弹不一。
 

  有的人认为,这些留学生给经济带来的收益将会让公立学校有更多的经费以改善教学环境和提高教学质量。一名公校的校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额外的收费将对学校的预算大有帮助。
 

  但也有的协会机构和家长担心原本就已经拥挤不堪的公校会更加拥挤,本已紧张的教学资源会更加紧缺,同时也会占用师资力量。而在比较热门和人数较多的学校,这种担忧更为明显。
 

  家长及公民协会北悉尼区理事会(Northern Sydney Council of P&Cs)去年公布了一份公立学校人满为患的问题报告,报告中指出留学生可能导致一些学校需要增配额外的、可拆卸的简易教室(Demountable Classrooms)。
 

  悉尼北区的一些公立学校学生人数爆满、教室严重不足已经让当地的家长、学校和有关机构头疼不已。而这一区域的一些学校又恰恰是一些留学生选择的热门。
 

  在新州,有超过2000所中学和小学,海外留学生可以在其中的150所学校申请报名入读。新州教育厅的发言人日前表示,如果学校已经达到本地学生人数招收的上限,就不允许再接受留学生的入学报名,校长在决定招收留学生之前必须向教育部门备案,确定是否在遵守这一政策。这位发言人也证实了

  Chatswood, Killara, Mosman和Willoughby Girls中学人数已经爆满,目前不再接收留学生。
 

  也有家长发出疑问,海外留学生在新州读公立中学的收费是14,000澳元一年,这远比读新州的私立或者独立中学便宜,一些私立或者独立中学对海外留学生收费是每年三、四万澳元。新州教育厅的有关数据显示,在2011/12,新州政府给予每一位中学生的花费是16,749澳元,而只收取海外留学生14,000学费一年,仅学费而言,这其中的差额是否当地的纳税人在为留学生的学费“买单”?
 

  而新州中学理事会(the NSW Secondary Principals' Council)的主席Lila Mularczyk表示,新州的中学欢迎留学生,因为他们的到来为学校带来了不一样的经验,也促进学生们彼此间的交流和学习。她认为招收留学生应该被视为好的事情,因为留学生并没有影响到本地的招生。
 

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关注低龄留学适应与否
 

  在当地的华人社区或者在中国国内,还有不少人关注一些中国的小留学生是否适应当地环境的问题。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到一个语言和文化完全不同的环境读书生活,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无论在华人论坛上或是接受采访的华人都纷纷指出,无论出于何种考虑,国内家长将小留学生送出国读书,都需要成熟的条件,这条件不仅是指家庭经济条件,还包括家长对孩子的心理、性格和能力各方面的准确判断、估计和规划,同时也能够充分预计留学给孩子带来的影响。
 

  有的人认为,低龄留学生有其优势,学习和适应能力强、接受和融入新鲜事物快,在中学阶段出国留学有利于他们打下良好的语言基础和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而且也更容易养成独立生活和思考的习惯和方式。如果等到本科毕业再留学,许多想法都已经定型,可能并不容易融入留学地文化。
 

  但也有人担心,因为出国年龄较小,尚未成年,有的有家长伴随,还有的是独自漂洋过海。这一年龄阶段,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尚未形成,自我管理和自制能力仍未成熟,青春叛逆期的即将或者已经来临,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这些都应该在家长和孩子决定出国的考虑范围内。
 

  而对于当地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长来说,他们更关注的是一些小留学生家庭教育缺位背后的风险。
 

  按照新州的要求,未满18岁的海外留学生在当地入学就读,必须有合适的住宿和福利安排。学前班至小学4年级的留学生必须要有一位家长一直陪读。小学5和6年级的留学生可以和家长或者直系亲属居住在一起。中学留学生则可以住在亲戚家或者寄宿家庭中。
 

  在这些小留学生中,有的孩子只身赴澳,或居住亲戚家中或寄宿家庭,有指定的监护人,而父母仍留国内工作;有的则是家长陪读,这通常是母亲在澳,父亲国内打拼的模式。如果只是认为孩子送到学校后自然会读好书,学到外国教育的精髓,只怕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就孩子的成长成才而言,除了学校、社会教育,家庭教育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这一年龄阶段的小留学生,需要有一定的关注、监督和管理。同时这些孩子正是寻找自己身份认同的时期,如果父母不在身边,没有给予恰当的支持,又是在异域环境下,所承受的冲击有可能更大。
 

  另一方面,澳洲的学校文化特点之一便是家长积极参与学校各类活动,包括教学的、体育的、慈善类的、旅游等等。当地的工作者认为,家长与学校和社区密切联系,这是支持孩子和参与孩子教育的最好方式。家长对学校事务的亲力亲为,对孩子有潜移默化的正面影响。
 

  悉尼北区一所公校的一位华人老师表示,如果送孩子赴澳留学,同时家长也过来陪读的,应多参加学校和社区的活动,而不仅仅只是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一些家长因为语言或者文化的障碍较少或者不参加学校的活动,和学校缺少沟通,这是不可取的。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需要家长的到位,而不仅只是教育经费上的到位。新州的教育部门也十分鼓励家长以及学生登陆教育厅的网站,查看所提供的资源。
 

  公校老师剖析留学“幼”惑
 

  本地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关注小留学生家庭教育缺位背后的风险,并非杞人忧天。悉尼北区一所公校的华人老师介绍,近几年,来自中国的低龄留学生大幅增长。有的取得了良好的成绩,无论是在生活或者学术上的能力大为增强,也积极融入本地社区;但也有一些孩子生活自理、自制力差,难以适应新的环境,心里上出现一些问题。
 

  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的迥异不可避免对孩子心理和成长过程造成巨大冲击,而且孩子个体对环境变化、思维方式和教学方式的适应能力、自理能力等各有不同。华人老师认为,对于年龄小的留学生来说,最初的日子里,很容易背负起三座大山。
 

  首先是语言能力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交往能力。其次是自我掌控的能力,包括财务、学习和生活安排等方面。再次就是学术能力。但许多中国学生的学习能力都不差,有的人刚到澳洲可能因为初期的不适应和本地学生有一些差距,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身的努力,这种差距会缩小。因此关键还是生活能力的问题。
 

  老师表示,这几座大山压下来,很容易让一些小留学生们产生困惑和迷茫的情绪,一时找不到方向。华人老师认为,因为在当地的语言和文化的不同,加之和国内的空间距离,沟通渠道不畅会让一些小留学生倍感沮丧。因此当孩子遇到各种问题时,沟通的方式和渠道非常重要。学生、学校和家长三方之间都要注意加强沟通。
 

  有一些小留学生表示,他们非常反感社会上有“留学垃圾”这种称呼,以偏概全,随便给一个群体定性和贴标签并不妥当。
 

教育专家呼吁理性留学
 

  中国的经济在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就客观条件而言,不断变化的全球学生流动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人口情况、经济的变化、高等教育的扩张、移民的政策、留学目的地的环境等等。
 

  而就于家庭个体而言,许多中国父母如今创造条件将孩子送到海外留学,出于让孩子增长见识、开阔视野的心态。
 

  澳洲的总体环境和教育情况无疑与许多中国家长对国际教育资源的需求和向往有许多契合之处。
 

  国内教育专家提出,留学低龄化确实是一种现实存在。无论政府主管部门,还是社会各界应该对留学低龄化有客观和理性的认识,也应该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更多客观的留学信息和有效的指导;而家长和学生本身,更要对自身各种条件做出客观中肯的评估,对未来有良好的规划。
 

  在未来的几年里,可以预见低龄留学生的人数还将持续增长。这也将陆续给两地的社会、家长和孩子不断带来新的课题。


友荐云推荐
web对话
live chat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加入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